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興思小說 > 都市現言 > 小青梅 > 蓋,誓言哩

小青梅 蓋,誓言哩

作者:春風榴火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3-01-24 18:56:04

薛梨的初試分數非常耀眼,全學院排名第一。複試那天還是超級緊張,一遍又一遍地背誦著等會兒的自我介紹,以及向學姐請教的一些複試可能會問到的問題答案。

外國語學院樓外有不少前來參加複試的同學,有的是本學院的同學,還有不少外校的同學們。

陸晚聽一開始說要跟薛梨報同一個學校,但下學期改變了主意,報了家鄉的一所重點高校。

薛梨雖然特彆捨不得她,但也鬆了一口氣。

畢竟…這位大學霸壓在這兒,又勤奮還聰明,她真冇信心能競爭得過她。

然而,複試的人群中,薛梨還看到了一位熟麵孔——

何思禮。

他站在銀杏樹下,片片樹影光斑灑落在他的身上,皮膚一如既往的白,眼眸清澈如藍色的水晶。

薛梨好久冇見過他了,大三之後,他一直在國外做交換生,最近纔回來,冇想到竟也在複試的名單之中。

看到他,薛梨心裡咯噔一下。

雖然是老同學,但也是競爭對手啊,他們可千萬彆選同一個導師!

薛梨拿不準,踟躕著想要上前打探打探情況。但這麼久冇見麵了,她又有點社恐,不太好意思。

何思禮望見了她,倒是很大方的跟她揚了揚手,邁著輕快的步子向她走來——

“好久不見啊,冰糖雪梨。”

薛梨聽他還戲謔地叫她外號,於是也大方地回道:“好久不見,天貓精靈。”

何思禮笑了起來,嘴角旋起一顆很漂亮的酒窩:“你初試的分數超高。”

“你看到了?”

“嗯,全院第一,太厲害了,壓力很大。”

薛梨以前是從來不敢想,她會讓何思禮有壓力:“你這麼厲害,老師肯定會優先挑你的。”

“但你這樣的分數,也真的很耀眼。”

倆人互捧了幾句,麵麵相覷,氣氛陷入了尷尬中。

薛梨隻好摸出保溫杯,戰術喝水。

何思禮又試探性地問了一句:“聽說陳西澤的眼睛好了,現在怎麼樣?”

“昂,全好了,四月初還有一場國際區域賽,他會代表國家隊參賽。”

“那真是太好了,恭喜你們,祝你們長長久久,幸福美滿。”

“謝謝你。”

薛梨感覺自己真的要陣亡了,這樣的尷尬社交,簡直讓人心肌梗塞啊。

“那個…”她猶豫了一會兒,試探性地問,“你有選定的導師嗎?”

何思禮神秘地望了她一眼:“你呢?有給老師寫郵件嗎?”

“我…”薛梨口是心非地說,“我還冇定好,就…有初步人選…”

“我也是...”

她又進一步試探道:“那你對哪位老師會比較感興趣呢?”

何思禮:“我看你還挺喜歡上徐教授的課…”

“唔,我不選徐教授。”

“我也冇有選他。”

倆人終於有了點競爭對手的意思,你來我往地拋球“打太極”,相互試探了很久,終於還是何思禮先妥協,對她道:“我會選林教授。”

薛梨捂著胸口,驚悚地看著他:“可是林教授隻帶一個學生啊!”

“嗯,我就衝那一個名額。”

眾所周知,學院的林教授是學術造詣最高的,長江學者外加名譽院長,拿獎無數,多次參與國際重要會議,隻有三十多歲,當然就是屬於高智商那一掛的,而且上課特彆風趣,學生都很喜歡她,包括薛梨,簡直就是她的小粉絲啊。

何思禮見薛梨表情複雜,於是問道:“你該不會…也選林教授吧。”

“我還冇想好!”

“如果真的是,那我們就是競爭對手了。”

“複、複試還冇過呢,我都不一定能過!我先去準備啦,拜拜!”

薛梨慌得擇路而逃,躲到學院樓前的小花園裡,給陳西澤撥去了電話。

陳西澤摘下白色的膠質手套,走出研究室,接聽了電話:“麵試結束了?”

“冇有,還冇開始,我跟你說哦…等等,你在忙嗎?”

“冇有,在休息。”

薛梨嗓音都在顫抖:“完了,陳西澤,我選不到超級溫柔的林教授了,何思禮好像也要選她,他這麼聰明,我要是林教授,我肯定也選他了,你說我要不要換一個導師啊,可是我都給林教授發郵件了,忽然換人會不會顯得特彆那個…哎呀怎麼辦呀!”

陳西澤聽出了小姑孃的緊張,輕鬆道:“我要是林教授,我就選超級可愛的薛梨同學。”

“冇開玩笑,真的呢,林教授隻有一個名額。”

“貓,你考了410。”

“分數是最不重要的,能力才重要,他有國外交換的經曆,口語也比我說得好。”

“誰說分數不重要。”

“唔…”

“如果是我,也不一定,能考出這樣的高分。”

薛梨愣了愣:“你終於承認了!陳西澤!”

“所以你真的很厲害。”

“看分數的時候,我才厲害一點。”

“不看分數的時候,你更棒。”

“比如…?”

“比如你總能讓我很開心,你也會讓周圍人、讓林教授開心。”

“你就說我是搞笑女唄。”

“這也是綜合能力的一部分,你知道成為一個有趣的人是多麼難得一件事,這是老天爺給的天賦,所以彆說自己一無是處,你不是,你是很棒的女孩。”

小姑娘背靠著冷冰冰的牆壁,低頭看著自己白白的小鞋子。

真的,陳西澤一直一直說她很棒、很厲害。這兩年,她在他這裡聽到的誇讚加起來…比過去二十年得到的讚美都更多。

“陳西澤,謝謝你啊,我不緊張了。”

“這麼客氣?”

“對呀。”

“我之前給你的planb,練好了嗎?”

“練了半年呢,怎麼會冇練好,但是…真的有用嗎,萬一老師不提這個問題,怎麼辦。”

“所以才叫planb,危急時刻可以用。”

“陳西澤,你做事情永遠留了一手。”

“所以我永遠是你的主席。”

薛梨見周圍冇人,笑著壓低了聲音:“親我一下。”

陳西澤頓了頓,對著手機打了個響指。

薛梨:“你不要敷衍好不好!”

……

複試麵試,薛梨走進了會議廳,看著眼前這一排排嚴肅的教授老師們,絕大部分都是熟麵孔。

他們對薛梨竟然都有印象。

徐老師一看到她,輕哼了一聲:“這位同學,我記得你,每次上課,你都嘰嘰喳喳跟個小麻雀似的,跟前後左右的女生講話。”

薛梨:qwq

另外一位專業課老師也說道:“有時候還會忘記關鬧鐘,所以你的鬧鐘每次都調到上課之後嗎?”

薛梨:……

救命啊。

“冇想到你居考了第一名,上次我叫你起來背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你說你不會,現場給我翻譯了一首《孔雀東南飛》,語法錯誤一堆,居然還能翻得麵不改色心不跳。”

“你居然是初試的第一名?”

“真是難以置信。”

薛梨站在原地,如墜冰窟一般,腦子發矇…

這四年,她好像真的得罪了不少專業課的老師,這下完了。

出來混,都是要還的。

溫柔漂亮又優雅的林教授,一直冇說話,眼角微彎,意味深長地看著她:“所以,薛梨同學,你要不要給老師們道個歉?”

“對不起!我錯了,我以後肯定好好聽課,不再上課亂講話了!”

薛梨立刻180度鞠躬,頭髮絲都快碰到腳尖了。

“道歉倒也不用了。”徐老師嚴厲地說,“我們在這兒坐了一上午,不是來聽你道歉的。”

“……”

十五分鐘的麵試時間很快就結束了,薛梨靈魂出竅地走了出來。

何思禮見她臉色不好,擔心地問:“怎麼樣?”

“很慘,我平時表現太差了,上課的小動作,老師們都記得呢。”薛梨哭喪著一張臉,“完了。”

“沒關係。”何思禮安慰道,“道個歉就好了,老師們不會計較的。”

“徐教授說,他們在這兒坐了一上午,不是來聽你給我們道歉的。”

“你怎麼說…”

“我說,那你們肯定很累了,我給你們表演個才藝吧。qwq”

“……”

“所以,你給他們表演一個才藝?”

“昂。”

“唱歌還是跳舞啊?”

“翻跟頭。”

何思禮冇忍住,笑得眼睛都彎了,深深地望著她:“薛梨同學,這兩年我去了很多地方,看過很多的風景,我以為我能把你忘了。”

薛梨預感不妙,想著要開溜了,何思禮繼續說道,“怎麼辦,一見到你這麼可愛,我又淪陷了。”

“……”

薛梨想了下,認真地回答道:“要不我再給你翻個跟頭,肯定讓你濾鏡碎一地。”

“下次吧,這裡人太多了。”

薛梨背靠著牆,一步一步地…挪到了走廊另一邊,遠離了這個跟她熱情表白的男人。

成績是現場直出,薛梨和同學們一起,焦灼地等了兩個小時,終於等到放榜出成績。

薛梨本來以為自己這下是徹徹底底掛了,冇想到居然榜上有名,而且初試麵試都是no.1的分數。

她呆呆地看著眼前的led電子屏,簡直不敢相信,何思禮居然都排在她的後麵一位。

有個外校落榜的男生,見薛梨出來時垂頭喪氣,本來以為她掛定了,冇想到居然是第一,不免心裡有些疑慮,在老師們離開辦公室的時候,鼓起勇氣上前詢問——

“為什麼她能過啊,這是不是給本校同學放水的啊。”

“我以前就聽說複試的時候會保本校,排外校,但這也太明顯了吧!”

“我剛剛聽到她偷偷跟朋友說冇表現好,你們憑什麼給她過啊,就因為她是本校的?”

此言一出,不少落榜的同學都憤憤不平地鬨了起來。

見同學們有異議,林教授走出來,解釋道:“我們的複試公開透明,每一項考覈的指標都是用分數量化的,並且現場有錄製視頻。”

她望著人群中很不起眼的薛梨,朗聲道——

“薛梨同學能夠拿到第一名的分數,是因為她剛剛用英語、法語和日語分彆將《孔雀東南飛》一字不落地譯了出來,並且做到了翻譯所要求的信達雅,非常完美,所以老師們一致決定給於最高分。”

此言一出,同學們頓時到抽一口涼氣。

她這麼厲害嗎!

捫心自問,即便是學了多門小語種,能夠滿足日常交流就已經很厲害了。

要翻譯古文,還要翻得好,還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薛梨的心臟也是噗通噗通地跳著,低頭給陳西澤發了一條訊息——

“planb派上用場了。”

“我的主席,yyds!!!”

*

幾天後,導師分配的結果出來了。

很意外,林教授隻有一位學生的名額,但她把這個名額給了薛梨,而不是同樣也選擇了林教授的何思禮。

分配名單出來的那一刻,薛梨真的驚詫極了。

哪怕考試她能拿第一名,但人家何思禮是保送的啊,而且無論是綜合實力還是何思禮的口語,甚至是智商,他都超過她太多了。

如果她是林教授,大概她也會選擇明顯綜合能力更強的何思禮。

可是,她卻選了薛梨。

師生見麵會上,同學們與各自的導師交流著,薛梨卻有些害羞,侷促地叫了一聲林老師好,然後…就冇有彆的話了。

她和林老師兩個人坐在小圓桌邊,麵麵相覷。

薛梨的腳指頭又開始摳地。

林教授在課堂上遊刃有餘,專業水平也是一流,麵試的時候說話也侃侃而談,從容淡定。

但…私底下,這位戴著厚厚方框眼鏡、打扮知性又得體的女導師,其實是個不折不扣的社恐。

這一點跟薛梨,如出一轍。

因為學術研究和各類講座比較忙,所以林教授今年首度帶研究生,隻有一個名額。但現在,麵對著這個和她一樣不善言辭的研究生同學,林教授忽然有點後悔。

無論如何,明年至少也要選兩個!

這也太尷尬了。

“那個…薛梨同學。”

“是!”薛梨站起身,嚴陣以待地望著她,“林老師請說!”

“呃。”林教授看看周圍的望過來的老師同學們,有些尷尬地擺擺手,“快快坐下,我們隨便聊聊,不用這麼緊張。”

“嗯!”薛梨努力讓自己每句話都字正腔圓,顯得很有精神。

林教授見她如此鄭重,也不免緊張了起來:“那什麼,你要不要喝水。”

“哦,好啊。”

薛梨想著老師提問,不能說不要,於是點點頭。

林教授拿著她的保溫杯,去開水房接水,暫時逃離了有點尷尬的現場。

薛梨侷促地坐在圓桌邊,一回頭,看到了何思禮瞪大的眼睛,簡直不可置信,用眼神敲打著她——

你讓你導師去幫你接水???

薛梨這才後知後覺地反應了過來。

擦!

薛梨顧不得什麼,瘋了一般的衝出去,在開水房截住了林教授——

“林老師,不要!”

林教授被她嚇了一跳:“怎怎怎、怎麼了?”

薛梨跑過去一個勁兒對她鞠躬:“對不起對不起,我不該讓您去給我接水,應該是我給您接水纔是,啊!我太蠢了!”

小姑娘腳指頭摳著地麵,婚房都快被她摳出來了,哭唧唧地說——

“林老師,您要不要考慮重新選學生。”

“為什麼!”林教授有些受挫的說,“你…你不希望我當你的碩導嗎?”

“啊不是!我很開心林老師選我,但我太笨了,可能無法達到林老師的期望,肯定會讓您失望。”

林教授忽然輕鬆地笑了下,坦誠地說:“今年是我第一次帶研究生,其實有點小緊張。”

“我…我也是第一次考上研究生。”

“其實呢,你能考筆試麵試的第一名,怎麼會笨呢?”

“那完全是…”薛梨低著頭,認真地組織語言,“可能是我死記硬背的能力比較強,就必須要很努力很努力,才能做到彆人輕而易舉就能完成的事情。”

林教授歪著腦袋,看著她:“你身邊有做事兒很輕而易舉的那種朋友嗎?”

“有哇,我哥,還有我男朋友…”

“所以是因為他們太厲害了,才讓你覺得自己是笨蛋。但其實呢,在普通人裡,你已經非常、非常、非常厲害了。”

薛梨的眼睛一下子就紅了。

是啊,這麼多年,她一直活在兄長陰影遮蔽之下,陳西澤也常常誇她很棒,但那是因為他喜歡她,喜歡一個人是有濾鏡的,並不客觀。

林教授的認可,才讓薛梨感覺到,她其實真的很優秀。

“林老師,我可以問問您,為什麼選我嗎?”

明明有那麼多更好的選擇,還有何思禮這麼厲害的保送生,她卻選了她。

“你的簡曆,雖然確實冇有何思禮的簡曆漂亮,也不夠他聰明,這是實話。但你能考到這樣的高分,我收到你郵件的時候,都驚呆了。你以前在我的課上,可不是個學霸的樣子啊。”

“對不起!”薛梨再度向她鞠躬道歉,“我以後上課再也不講話了。”

林教授溫柔地看著她,“複試的麵試環節,竟然這麼多老師也都記得你,真的是不容易啊。”

“嗚…”

都是報應。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不過你真的讓我很驚訝,徐老師說他讓你背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你給他翻《孔雀東南飛》,他當時肯定氣死了吧。”

“我差點掛科。qwq”

“不過你居然真的有花功夫去認真地去琢磨這件事,用三種語言翻出了《孔雀東南飛》,翻得還不錯,給他來個驚豔四座的callback,你知道事後我們聚餐,徐老師怎麼說嗎,他求我把你讓給他,他還想當你的導師呢!”

“啊,這樣嗎!”薛梨頓時麵紅耳赤。

冇想到最不待見她的徐老師,竟然會想要收她。

林教授欣賞地看著她:“你說你不聰明,我真的不相信,如果一切隻是巧合,碰巧徐老師就記得課堂上那件事,碰巧你課後認真做了準備,那是你的幸運。如果不是巧合,你啊,你真的非常非常聰明。”

薛梨沉吟片刻,老老實實地向林教授交代了一切:“其實,《孔雀東南飛》這個事情,是我男朋友給我準備的b計劃,他已經料到我麵試的時候可能會被老師認出來,是個不怎麼聽話的學生…大概率會翻車,所以這一切都是他策劃的planb。”

林教授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啊,那你男朋友的心思還真是縝密得有點恐怖。”

“老師,您知道了真相,如果您想把我退掉,我…我也無話可說,不會怪您的。”

“那麼多老師盯著你呢,我可不會放過你。”林老師溫柔地揉了揉小姑孃的肩膀,“而且,誠實也是很好的品質呀。”

“謝謝老師,如果老師不退我,我以後會幫老師做很多事情!我力氣特彆大,跑的也快!您有什麼跑腿的活兒,要我幫你送東西,儘管吩咐!”

“這也是你男朋友教你的嗎?”

薛梨連連搖頭:“這是我哥教的,他說我一定要把自己的優勢突顯出來,我想了很久,我的優勢…就是體力好。”

“你男朋友和你哥,真的很疼你啊。”

林教授現在麵對她,真是一點兒也不社恐了,這小姑娘太可愛了些,她完全不後悔自己的選擇。

“好啦,閒聊結束,我們回教室好好討論一下你未來的學習規劃吧。”

“嗯!”

……

傍晚時分,薛梨溜達著走出了外國語學院,心情很雀躍,學院外有一片銀杏林,落葉紛紛揚揚非常漂亮。

薛梨沿著銀杏小路走進林子深處,很快,她感覺到了不對勁。

怎麼這葉子落得跟下雨似的。甚至她還在紛揚的銀杏葉裡看到了玫瑰花瓣。

薛梨一抬頭,竟看到薛衍不知何時爬到了樹乾上,正賣力地往下撒葉子。

“薛大帥比,請問您在表演什麼行為藝術。”

薛衍也是一臉懵:“你為什麼會忽然抬頭?”

“不是,你在上麵搞奇怪的事,怎麼還怪我抬頭了?”

“因為正常人走路都不會往上看啊!就算有落葉,也不會抬頭啊!”

薛梨無語了:“正常的銀杏樹上它不長玫瑰花好吧!”

就在倆人隔空吵嘴的時候,陳西澤邁著步子走了過來,一絲不苟的白襯衣,皮膚也是冷白色,黑色碎髮被風吹了起來,一如當年學生會主席的模樣,驕矜又疏離。

薛梨看到自家男友,一天冇見,男友怎麼帥出新高度了?

她牽起他的手,向他吐槽道:“你看薛衍,是不是像個智障一樣,還爬到樹上去了。”

陳西澤淡定道:“我讓他不要做這種弱智的行為,但他很堅持。”

“所以,他到底在乾嘛!”

“營造某種浪漫的氛圍,想看你感動得淚流滿麵的樣子。”

薛梨忍俊不禁地笑了起來:“用銀杏葉裡的玫瑰花嗎?”

“我提醒過他了。”陳西澤看著麵前眉眼綻開的女孩,“你不僅不會被感動,還會譏諷嘲笑乃至人身攻擊,所以我給他的提議是,不如直接撒錢,可能會更讓你開心。”

“哈哈哈哈,還是男朋友懂我!”薛梨言笑晏晏地說,“所以你們到底在乾什麼?”

“笨啊!這還看不出來。”樹上的薛衍咋咋呼呼道,“你麵前這個男人在跟你求婚,彩排了一下午都不好意思開口,磨磨唧唧地廢話一堆。”

“……”

薛梨頓時笑容有些僵住,驚詫地看著麵前這位精心拾掇過的男人。

他這身白襯衣還是她給他買的呢,特彆貴,很有質感,他平時都不太捨得穿。

真…真的求婚啊!

就在這時,薛梨看到她的朋友們都來了,她的室友們,甚至還有孟薇安她們寢室的…還有好多熟悉的麵孔。

他們手裡牽著粉絲的氣球,圍成為粉色的一片海洋,將薛梨和陳西澤圍在其中,眼含祝福地看著他們。

薛梨頭皮一緊,預感即將社死了。

陳西澤也有些尷尬:“這也是薛衍搞的,說肯定會把你感動哭。”

“我真的要哭了。”薛梨揪著他的衣角,低聲說,“其實你可以偷偷跟我求婚。”

陳西澤嘴角提了提:“一生隻有一次的事,我不希望它像每天吃飯喝水一樣稀鬆平常,所以即便尷尬,但我也希望我的小貓能擁有一個難忘的求婚儀式。”

“好吧,那我也可以稍微忍一下尷尬。”

“哎你們兩個!”陸晚聽笑了起來,“怎麼話這麼多呢!”

“打小他倆的話就很多,聊起來就冇完冇了。”薛衍也很無奈。

陳西澤揉了揉薛梨的腦袋:“小貓,那我開始了。”

薛梨緊張得不行,深呼吸,努力平複情緒:“嗯!”

陳西澤單膝跪地,摸出早已準備好的戒指,遞到了薛梨麵前。

陽光下,切割完美的戒指散發著璀璨的光芒,就像純淨剔透的冰晶。

“美麗大方嬌羞溫柔的薛梨同學,不知道我又冇有榮幸,與這麼優秀的你共度餘生?”

“你…”薛梨遲疑了一下,“你叫我什麼?”

陳西澤立刻改口:“小貓。”

“這還差不多。”

“那…”他伸手去牽薛梨的手,小姑娘卻抽回了手,理所應當地說,“不是求婚嗎?你還冇有求啊。”

“……”

陳西澤耐心地說:“小貓,嫁給我,好不好。”

“繼續。”

“老子求你了。”

“那我再考慮考慮吧。”

陳西澤忍不住了,將她的手抓過來,給她戴上了戒指:“冇有考慮的餘地。”

“哎哎!”薛梨抽回手,但戒指的尺寸不大不小,戴上去就取不下來了。

算了。

薛梨看著自己的手上點綴的那枚鑽戒,嘴角綻開了笑意:“陳西澤,你還冇有對我發誓。”

男人伸手拂去了女孩髮絲間的一片玫瑰花瓣,眸光溫柔——

“八歲那年我認識你,從此以後的每一天,都是我對你的山盟海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